第199章 大舅来了(七月初六)

文/卉苗菁彩
本章字数:4944 穿越之细水长流txt下载

酒席散后, 谢子安送谢老太爷和谢?#35874;?#20116;福院后出来, 原想回青云院,但路口站了站,便又转回了明霞院。

明霞院正院云氏正在看今儿账房登记的礼账,看到谢子安进屋自是喜出望外。

谢子安炕上坐下, 抬眼看到账本, 不?#23578;?#36947;:“这有什么可看的?”

云氏笑道:“大爷说的是, 这账都是正常的往来, 没啥稀罕。只我今天看太太和弟妹们都戴了极贵重的头面, 便想看看她们给尚儿都送了些啥?”

闻言谢子安心里一动,神色立郑重起来:“极贵重是多贵重?”

云氏看谢子安笑意敛去便也沉静想了想,然后道:“太太那套玛瑙头面颜色正红, 质地饱满,即便在傍晚的天光下看着也有七分锦红!”

“似这样一套头面,咱们雉水县铺子一准没有,赤水县有没有,妾身不知道但若到了府城, 那最少也得有四百两银子。”

“同样的还有三个弟妹们的珍珠头面, 别的不说, 只挑心的五颗珠子每颗都有小指甲盖大小, 如此便就值一百两了。”

谢子安听后默了一刻,然后便叫谢福进来吩咐道:“谢福,你使人去打听打听三房他们在赤水县近来都有哪些发财门路?”

谢福闻言一惊,转即答应了出来便安排?#36865;?#22825;香院和赤水县打听消息。

六月二十七一早, 李满囤便和余庄头带了连同他给红枣添的柳叶巷房屋地契在内的一应房契身契和银钱去城里县衙和谢福、洪媒婆备案了婚书和嫁妆单子,然后把所有房契和身契都转到了红枣名下。

办完这件大事,李满囤心中大石尽去,拿喜饼谢了?#22969;?#21150;事的主簿文书后又辞了洪媒婆和高福便高兴家去了。

谢福家去后告诉谢子安过户的经过,谢子安听说李满囤给拿了过户的银子,不觉叹息一声,心说:李满囤?#20284;?#20498;好,只是如此一来,倒是不好叫尚儿不认他了!

岳父这个称谓带个?#26696;浮?#23383;,听着还真是刺耳啊!

红枣得了她爹给的地契,翻看一回,然后说道:“爹,这两个庄子,咱们倒是尽快去瞧瞧才好!”

虽然土地是最可靠的财富,红枣想:但只?#23458;?#37324;刨食可发不了财——她得赶紧地发展相关联的第二和第三产业。

李满囤道:“那便后日吧!明儿,咱们得先去城里做绸衣裳去!”

故此,六月二十九,红枣才在她爹、她姑和余庄头的陪同下去了南城外五里的梓庄。

坐在骡车上,红枣问赶车的余庄头:“余庄头,你去过梓庄吗?”

“小姐,”余庄头回道:“小人没去过。不过小?#35828;?#26159;见过梓庄的庄头田惠利。先小人去谢家村交租的时候曾和他说过?#21834;!?

“谢家的租子为什么都要交到谢家村啊?”红枣歪楼了。

“谢家村靠码头,粮食走水路运出去方便!”

……

梓庄的庄头田惠利早在前?#31449;?#24050;得了谢福使人送来的信儿。这两天正忙着扫除准备迎接新主?#22235;兀?#19981;想新主人却是已经到了,当下赶紧地迎了出来。

余庄头认识田惠利,田惠利自然也认识余庄头,余金富。还在去岁秋收去谢家村交租的时候,田惠利就听人议论说老北庄连同里面的十一户庄户被都谢子安送人了,送给了庄子前村的一个庄户。

这是此前从来没有过的事儿——当时人人自危,都担心同样的命运落在自己身上。

结果今年交夏租的时候,田惠利却听人改议论余金富的好?#20284;?#19981;少人在城里北街看到做了掌柜的余财多,通过他知道了过去大半年老北庄天翻地覆的变化。

据说,庄仆们都住上新瓦房了!

当下见面,田惠利看见余庄头一身新衣,脸膛红润,气色极好,便知他现在的日子与传闻里一样过得不错,由此便彻底放了心——俗话说“眼见为?#25285;?#32819;听为虚” ,涉及到往后庄里两百?#35828;?#29983;计和自家子孙的将来,田惠利实在是不?#19994;?#20197;轻心。

放下心来的田惠利给红枣、李满囤、李?#19968;?#34892;礼,然后又领了三人参观庄子。

梓庄的大门倒是和桂庄一样的原木门碎石墙,但门堂后的情景却是两样——迎面就是个有两间屋宽的青砖白墙刷大红福字的高大影壁。

影壁后的碎石路宽广平坦,可并驾两辆骡车。道路两边栽着两排有年头的的梓树——高大的树木郁郁葱葱,繁茂的枝叶空中交错,遮蔽了一整个天空。

骡车一驶入树荫,红枣立觉得一阵阴凉,目测气温比刚刚降了能有三到五度。

两排梓树似两队卫兵一样守卫着身后一处房屋的大门。大门外有石阶,骡车在石阶处止步,田惠利恭敬介绍道:“老爷、小姐、姑太太,这便是庄子的前院客堂了。

“这处客堂是一进院子,内里有十六间房屋,其中东厢房里收着庄子历年的账目。”

踏上石阶,迎面一个牌匾书着“必恭敬止”四个字。站在牌匾下,红枣瞧这前院客堂的格局和桂庄的主院一样都是南五北五东三西三的四合厢格?#37073;?#19981;?#23578;?#35828;:这庄子的房屋倒是多,只一个前院客堂就有十来间房屋。

前院的后门出来不过二十步就有一个井台。

井台的四周种了菜,当季的茄子、黄?#31232;?#23567;豆、缸豆都?#23567;?

看红枣看架子上的豆?#31232;?#30000;惠利尴?#35859;?#37322;道:“小姐,这处空地原先是个花园,但小人们实在不会服侍,早年长?#27809;?#33609;都没了,小人见空着?#19978;?#20415;都种了菜!”

红枣点点头,笑道:“挺好,很有田园风光!”

田惠利下意识地看向余庄头,余庄头笑着摇摇头示意无碍,田惠利放了心,方又领了红枣一行往前走。

前方是处屏障一样的假山,假山光?#21644;?#30340;和桂庄客堂前植被覆盖的假山完全不能比。

看来这个梓庄,红枣?#37202;?#20004;百人口,也没出个像样的园丁。由此可见,余庄头他兄弟余有钱确是个难得的技术型人才。

假山后就是正院。梓院正院是个三进的院子,有近三十间房屋。

正院两边还有东西两个侧院。侧院都是两进院子,各有十九件房屋。

如此梓庄一个庄子竟有四个院子,近百间房屋。

红枣细瞧四个院子的房屋维护得倒好,窗明几净的,虽有刚打扫的痕迹,但墙壁落地四?#20303;?#23627;顶完好不漏,便知田惠利虽?#21916;?#19978;余庄头能干,但也算能做好本职工作,便?#24425;?#20102;一口气。

毕竟是两百人□□的头目,红枣想:终有些可取之处。

auzw.com 主院和侧院的后面有条河。河的南岸,也就是院子的后墙外的?#24433;?#36793;栽的又是高大的梓树。

怪不得这个庄子叫做梓庄,红枣心说:梓树可真是不少!

?#24433;?#30340;北面就是梓庄的水田了。整两百亩水田连在一处,几可称得上是一望无垠。

看着眼前绿油油的水田,李?#19968;?#24708;声问李满囤:?#26696;紓?#21518;悔了吗?”

“后悔,”李满囤老实道:“悔得肠子都要断了!”

李?#19968;?#20102;然的笑笑:“?#21069;。?#36825;地比里正家的地还大呢!”

闻言李满囤陡然想起早年自己和李?#19968;?#20004;个人站在里正水田边比赛吹牛谁将来更发财的过往,忽然禁不住开怀笑道:“?#19968;ǎ?#34429;然我?#21482;?#27809;这许多的地,但我闺女红枣却是有了。哈哈……”

世间还有比自?#22909;?#24819;实?#25351;?#39640;?#35828;?#20107;,那就是孩子替自己圆了梦。

红枣不知她爹干啥突然发笑,刚走近去便听到她爹说:“?#19968;ǎ?#20877;几天就是贵?#26032;?#26376;了,到时表弟带陈宝、陈玉两个来喝了满月酒后,就把两孩子留城里读书吧!”

“你看谢家这许多的地,可不都是当年谢老太爷读书读来的?这俗话说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35874;?#37329;屋,……”

红枣……

水田的尽头是磨坊、工坊、牲口房。因磨坊有口深水井的?#20498;剩?#24196;里的三十二户庄仆也住在这里——和先前老北庄一样的半地下泥屋。

看到庄仆们的住房,李满囤、红枣倒也罢了,李?#19968;?#21364;是惊得目瞪口呆——一直以来,李?#19968;?#37117;觉得自己人穷命苦,活得凄凉。但这一刻,看到连土屋都垒不起的庄仆,李?#19968;?#25165;恍然发?#36136;?#38388;还有这许多比她更凄惨的人生。

果然是“比?#21916;?#36275;,比下有余”。李?#19968;?#26263;想:虽说她这辈子历尽辛苦,活得不及谢大奶奶鞋底的一块泥,但老天没有让她生而为奴,生成一个庄仆,真是太好了!

莫名的,李?#19968;?#24573;觉胸口一松,心头因为多年被于氏欺压累积得愤懑和怨怼竟似消散了不少。

磨坊的北面是旱田,旱田再北便是山林——梓庄的地势由南向北,由低往高,可以说非常规整。

旱田里种着玉?#20303;?#26825;花和红薯,没啥好看。红枣爬上山?#37073;?#30475;到满山都是梓树,不觉奇道:“庄子里都只种梓树吗?”

田惠利道:“是的,小姐。梓树长得快,是极好的烧炭?#38745;摹?#32780;梓树的树皮混在草木灰里能防稻虫害,故而咱们庄子里?#31455;?#30340;长势和收成都比别处要好。现咱们庄子每年都要给主家供奉木炭和血米稻!”

如此,红枣想:她倒是可以开个卖稻和卖炭的店。

正好她现也有两个铺子。

想着夏收才过,秋收还得等四个月,红枣便只问炭。

“田庄头,”红枣问道:“咱们这个炭都什么时候有啊!”

“一年四节,各一万斤!”

闻?#38498;?#26531;算了算,然后便叹了一口气:端午刚过,下回却是要等八月节了。

所以,红枣想:她想开店,最早也得两个月后了!

看完土地,回到庄子,看了历年的庄息单子,红枣忽又高兴起来:“爹,这梓庄的出息比咱们庄子还多。只鸡?#21834;?#40493;蛋一年就各有6400个。看来,我现就能立刻开个粮店跟你抢生意了!”

听红枣说要开店,田惠利心里一跳,眼睛下意识地看向李满囤。

李满囤笑道:“你这庄子在南城,铺子也在南城,跟我在北城的李家粮店抢什么生意?”

?#23433;还?#26446;满囤话锋一转:“红枣,你同我不同,你这个庄子出息的事可以先问问福管家,看他先前都是怎么安排的。若是他能替你安排了,你?#24425;?#30465;心了!”

李满囤说得婉转,但红枣却是听出了他爹的话外音——嫁人后,好多事就要顾虑婆家的意思了。

李满囤说得在理,红枣立就应了。田惠利却是大失所望——他也好想把他弟弟安排到城里铺子去做掌柜啊!

然后住上大瓦房!

六月三十,红枣又同她爹、她姑、余庄头一起去看了西城外十里青庄。

去青庄之前,红枣以为青庄是出产某种青色的草或者树的地方,但待路上听余庄头解释后方才知道青庄竟然是某种水鸟的名字——当然那鸟现已经和雉水城?#22969;?#30340;野鸡一样都看不见了。

青庄的庄头姓程,叫程名红。红枣在他的带领下参观了一番,所见所闻同梓庄类似,只比梓庄差个烧炭的生意,如此,也不必赘叙。

七月初八李贵?#26032;?#26376;。七月初六傍晚想,?#20132;?#24573;然跑来告诉道:“老爷,庄外来人了,说是太太的娘家大哥!”

李满囤闻言一愣,赶紧走了出去,然后到庄门一看,可不就是大舅哥王石头嘛!

虽然十来年没见,但王石头额角有个拇指盖大的黑色胎记,故而李满囤一见就认了出来。

“哈哈,王大哥,”李满囤立刻拱手笑道:“你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闻言王石头抬头看李满囤好一刻方才笑道:“满囤兄弟,你可长变了啊,变得我都不敢认了!”

红枣……

“哈哈,”李满囤一点也不以为忤,笑道:“王大哥说笑了,里边请,里边请!”

“嗳,嗳!”王石头答应着哈下腰,转眼就扛起了一个澡盆大的木摇窝。

红枣瞧见方留意到门堂里还有一筐馓子白糖。

“本该捎一筐鸡蛋,”王石头歉意道:“但路太远了,实在捎不了,就只带了馓子和糖。”

“人来了就行,这么远带啥东西啊!”李满囤一弯腰随手便提起了筐子。

转身看到红枣,王石头一怔,转即笑道:“这就是红枣吧?都长这么大了!”

?#26263;?#30528;啊,大舅给你捎了鸟毛,就在筐子里。一会儿给你,你让你娘给你做了花戴,一准的好看!”

红枣……skbdowngg

(快?#33729;?←)上一章:第198章 岂有此理(六月二十六) 返回《穿越之细水长流》目录 下一章:第200章 绸?#20449;?#23376;(七月初八)(快?#33729;?→)